葡萄柚

关于一首歌儿的脑洞 完结

首先,万分感谢gn们的点赞和评论,每一句话,每一颗红心都是莫大的鼓励!鞠躬!


【仍旧手动高亮预警几点】

1. 糟糠文

2. 这一点很重要!这篇文全文没有出现两位的名字,都是用的“他”字代替,所以导人称会很混乱,先道歉!这不是我的啥癖好,而是我每次一想到用真人的名字写同人文就会很有迷之罪恶感。

3. 竟然完结了!良心的作用果然是强大的,我的脸皮果然是够厚的!

4. 我已经满脑子浆糊不知道自己想表达什么了,感觉就是为了完结而完结...对不起点赞,评论的gn们...

5. 虽然是一首歌儿引发的脑洞,一共没写两句歌词,之前还斗胆请gn们猜,也真是....2333333  只能道歉了!(歌名儿放在最后)

6. 这CP已经成温带CP了!再也不用产垃圾文辣眼睛了!笑哭。



正文



   那“家庭会晤”之后,他们保持着频率不高的联系。关于一幅字画,关于一本儿书籍,更多的是关于生活琐事。他惊叹于他的聪慧和深刻,甚至也曾怀疑他是不是真的像曾经节目上选手说的那样懵懵的神情都是演技。于是他发信息去问他,得到的答案是:我只研究自己感兴趣的东西,后边儿还跟了两个调皮的表情。他把他当作了线下的博物君,遇到什么新奇事物,都会见缝插针地找个时机发条微信过去。因为工作关系,微信上的一次对话常常要跨越几天甚至一个星期。他感觉这很神奇,每次时隔数日收到对方的回复,他仿佛都经历了一次时空旅行。相隔的这些时间有时会很奇妙地使他感到他们的距离在时间和空间上被无限拉近。

   前几日他去了日本,某天工作结束后,他和工作人员去了附近山中的温泉放松身心。当别人都在忙着耽于美食,对酒当歌时,一向喜美食的他却提前离席打算去泡温泉缓解一下周身的疲乏。他太累了。

   天色向晚,飘着零星小雪。四周寂静一片,落在温泉里的雪花转瞬消融。有一股强烈而又难以言明的情绪忽然聚拢于他心间。


“京都下雪了,我在山里泡室外温泉,只有我一个人。太安静了,能听到雪落的声音。”

“可是一阵阵儿我又好像能听到好多混乱嘈杂的声音,其实明明什么都没有的。”


   隔了十多分钟,他又发送了一条微信:

“对啊,明明什么都没有的(笑)。你还在忙吧,注意休息。”


   之后,他关了机。他没像每次一样期盼对方的回复,这三条消息更像要是发给自己。

   三天后,他收到对方的消息:

“北京一直没有下雪,有些冷,但阳光很好。我也想听听雪落的声音,有机会你带我去吧(笑)。”


   彼时,他所在的日本也已是晴空万里。他抬头瞥了一眼冬季的暖阳,觉得他们之间时间和空间上的距离都于一瞬间消失殆尽。

   回到北京的第一个晚上,他便把他约了出来。


  “之前去你家,吃了你做的饭,礼尚往来,今天我请你吃饭啊?”

  

   他们约在一家不大的私房菜馆,人不多,且菜色宜人。


  “这个是从日本带回了的,据说对眼睛很好,不过这些我也不是太懂这些,你最好找个医生问问再用。”

  “你...知道我的眼睛有问题?”

  “当然啊,您这么大名气,我看关于您的所有事儿,您的粉丝都查的一清二楚了吧?”他揶揄道。

  “嗯,也是。像我这么善于观察的人,喜欢我的人自然差不到哪儿去。”他忍不住笑道。

  “你还真是不知道谦虚啊。”


   整个晚饭时间,和谐而温馨,他觉得自己终于可以鼓足勇气。

   饭后,他们决定散步回家,两人能一起悠闲消磨的时光少之又少,所以他们都倍加珍惜。


  “那个...”他停住脚步开口道,语气里有丝不易察觉的犹疑,“我有两句话想说。”

   他转过头看他,并未开口。

   “嗯..就是..我刚从日本回来。”

   “嗯,我知道。”他没有费心去猜他的用意,看着对方认真的神情,他笃定他会给自己带来惊喜,而他热爱有关他的所有惊喜。

   “今天的月色真美啊。”

   他盯着他,看到对方脸上显露出的明显的紧张神色,忍不住嘴角上扬。然后开口道“是啊,我还没见过这么美的月亮,毕竟难得一见嘛。”

   “唉?”

   “你不是在说今天的天文奇观?”逗他果然是件有意思的事情。

   “啊?”他一时有些懵,只能发出毫无意义的单字。转而又感到一点儿挫败,他担心自己表述不清引起对方才多此一举的加上了第一句(他知道即使没有第一句他也一定能够理解),没想到酝酿了好几天的勇气竟然跟天文奇观撞到了一起,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幸运过头儿了。“啊,是,就是在说今天的月全食嘛。哈哈。”

   ‘明显在尬笑’他想起这个他刚知道意思不久的网络用语,决定不再逗他。“但是我说的可不是哟。”

   “啊?”

   “我指的是你。”

    风很凛冽,他却觉得有点儿热,“哈?”

   “你的名字,不是有个yue字么?”

   “又不是同一个字...而且哪儿有什么难得一见...”他知道他现在一定双颊泛红,于是低下头小声嘟哝道。他觉得自己再次出现了幻听:砰砰,砰砰。

   ‘真是讨厌,每次遇到他都会幻听。’

   “嗯,是不一样,你这个yue字更美一些。还有,难道你今天这样儿不是难得一见?”既然已经挑明了,他决定继续他的“逗猫大业”。

   “你!”

    对方还没说完,他便开口道“呐,我可以牵你的手么?”

    他没等他允许,就将对方略带凉意的手握在了自己的手里继续向前走去。真好,他想,自己何其幸运,在这样浪漫的夜里找到了属于自己的明月。他将永远悬挂在自己的热带雨林里,无论白日与黑夜。他感谢老天爷在夺走了他的视力后,赏赐了他一个奇迹。

  “没想到竟然让你抢了先。”

  “什么啊?”

  “表白啊。”他带着一丝不怀好意的表情。

  “什么表白啊?谁表白了?我说的是事实啊,就是感叹一下今天月亮很好看嘛!”

  “是是是,”自己喜欢着的这个人,在某些方面还真是像个小孩儿。“是我先的行了吧。其实在见你的第二次我就想告诉你了。”他正色到,“只是想到自己的眼睛,”他停顿了一下继续说道“我不担心自己会成为你的负担,即使真的看不见了,我也可以正常的生活。失明对于我来说大概只是一种不方便,我觉得自己应该还不至于被它打倒。”他脸上有一丝自负的笑意。

 “我只是怕你会难过。你是个演员,我不知道到那时能不能从你的声音中听出伤心,我很怕自己不能。如果那样的话,我会成为你痛苦的原因,但是又不能安慰你。”他看到他双眸中映出的自己的身影。“一遇到你,我的所有自信,自负就都弃我而去了。”


   他听出他语气里混杂着无奈与不舍,也听出其中蕴藏的庆幸与喜悦。他从未如此感谢自己演员的身份,让他得以读懂对方的每一句话,每一个表情。他用那只未被握住的手轻轻抚摸对方的眼睛,这是他见过的最漂亮的眼睛,他似乎看到那双眸子中藏着星辰大海,藏着整座宇宙。


 “我之前那段儿婚姻的事儿你应该都知道吧,”他没有接他刚才的话,而将话题引向了自己。“我一直都有点儿抵触别人跟我聊过去的,虽然我觉得没做错什么,但是毕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儿。但我没办法控制别人不去说,有时候真的挺烦。以前我在微博上发过一张自己画的满身是毛的猴儿,说‘心情不好的时候,我就把长在心里的毛都画在纸上’”他笑道,“那条儿微博看着有点儿像说笑,但是我心里是真这样儿想的,有时候我心里的毛儿还真是听多的。哈哈哈。” 他向他走近了一些,直到看到灯下他们的影子重合在一起。


 “那天在泡温泉的时候,我突然好像明白了点儿什么。就是有些烦恼吧,其实真的不存在的。呃,也不是不存在,我有点儿表达不清楚。就是它们或许存在,可是它们对于我来说,它们对我的影响应该是越来越小的,但是我却放大了它们的声音。我接受他们的存在,但是我也知道只要我愿意,自己也能听到细微到像是落雪这样动听的声音。”


 “之前我跟你说话都有点儿小心翼翼的,一个是别人都说你高冷,另一个就是我自己还是挺在意自己那段儿过去的。”他抬手轻轻拥住他,继续道“所以,你在意我的过去么?”


   他的心上人如此直白地将自己往日的伤痕展现在自己眼前并以此安慰着自己。他知道那道伤痕正在慢慢愈合,但也同样了解曾经那么刻骨铭心的伤不会轻易淡去,而会结成疤印在心里。但他爱他,当然包括这道不知是否会消了痕迹的伤疤。


   他决定说一句肉麻的话。

“当然不,我爱你,包括你的过去。”他回拥住他。

“那么,我爱你,当然也包括你的未来。”

   他看到他的脸上露出始终未变的温暖纯净的笑颜。


----------------------------------------------------------------------------

 

 “啊,突然想吃冰淇淋!”

 “不怕冷么?”

 “不怕啊,要抹茶味儿的!最喜欢抹茶味儿了!”

 “好。”对于一提到吃就双眼放光的心上人,他除了选择宠溺好像别无他法。

   他好像忽地就明白了为什么年过四十的自己还会像个毛头小子一样体会到什么一见钟情。因为第一眼看到他时,他就突然想到抹茶味儿的冰淇淋。炎夏也好,寒冬也罢,自己终将抵挡不住它的吸引。

 

   我爱你,无关伤疤,无关过去,无关未来,只关与你。

   让过去过去,让开始开始。



   完


----------------------------------------------------------------------------

【还想废话几句】

这次写文经历让我明白了几个道理:

没能力就不要写啊!

实在手欠忍不住完结了再发,这样可以随便坑啊!!

对于没有能力写还硬要写的人来说,写文也许是出坑的良方啊!!!(笑哭)


“让过去过去,让开始开始”几个字非原创,在一个公众号儿推文里看到的,上网查了一下,貌似很多搜索相关条目,应该不用授权23333?


关于上一章提到的《葡萄柚》是这种类型的






王先生邀请潘先生一起完成的指令是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最后,这篇文的脑洞来自歌曲    All about your heart,觉得每一句歌词都神契合!真的很想剪视频,然而真的不会...

歌词内容很丰富,但是我真的不会写了,最后那里感觉是强行附和歌词,所以还是果断收手了233333。


最后的最后(也最重要):再次,真心感谢各位看文的gn,点没点赞,评论与否都没所谓的,你们点进来,能看完,就是对我最大的鼓励。再次鞠躬致谢!

关于一首歌的脑洞 3

首先,万分感谢gn们的点赞和评论,每一句话,每一颗红心都是莫大的鼓励!鞠躬!


【仍旧手动高亮预警几点】

1. 糟糠文

2. 这一点很重要!这篇文全文没有出现两位的名字,都是用的“他”字代替,所以导人称会很混乱,先道歉!这不是我的啥癖好,而是我每次一想到用真人的名字写同人文就会很有迷之罪恶感。如果有人看,如果还会有2,如果有人觉得还是写出二位名字比较好,我就先写“他”,然后在改名字(笑哭)。

3. 特别想弃坑,但是一想到那几颗小红心,再想弃坑就会觉得良心痛(笑哭)。

4. 我终于写到歌词内容了。。。ヽ( ̄д ̄;)ノ=3=3=3

5. 最后,谢谢您赏脸一看。


正文


一个人虽然渺小,却可以成为另一个人的世界



   他未曾想到一个只见过两次面的人竟会使自己如此心生喜悦。他能洞察每一个着力掩藏真实自己的人,并觉得他们索然无趣。而他不同。他想他大概是一潭水,不曾费心去装饰自己,纯净而透彻。若是有幸浸入其中,许会遇到五彩的石头,柔软的水草和肆意欢游的鱼群。他可以从千杯水中窥见千张迥异的画,他从他这潭水中窥见了一个世界。

   他爱水。

   和他在一起时,他会看到花朵绽放,看到阳光明媚,看到繁星闪烁,看到白雪飘落,看到虹贯天空。他想他一定是病入膏肓了,无药可救。


‘最好永远都无药可救。’

   

   他的大脑里藏着一座图书馆,每当想到那个人,书上所有的美好诗句就会自动展现在他的眼前,而每一句话又都与他契合万分。

他记起了聂鲁达的诗句:


当我拥你入怀,
我便拥有了一切。
沙子,时间,雨树。
万物生机勃勃,我遂能生机勃勃:
我无须移动即可看到一切:
在你的生命中我看到一切生命。


   只是想起他,他便会看到欣欣向荣的生命,看到蓬勃生长的万物,看到一整个瑰丽的世界。

   他想拥他入怀。


   他迫不及待地想要再一次见到他,他想邀请他走进自己的热带雨林。


“你之前送的书真的很有意思,里边儿有项指令很有趣,有时间的话,要不要来我家一起试试?”

   他急切地盼望着对方的回复。即使是十几年前的他也从未体验过这般陷入爱恋的少年心境。他突然觉得时间都有了颜色,岁月变得鲜活。几分钟之后,他听到他略带疲惫又不失温和的声音。

 “啊,你能喜欢太好了!”

 “我明天正好休息。”

   这是他听过的最动听的声音。不,最动听的声音只能源自亲自站在自己面前的他。

 



他说自己很怪,他却无法抑制地喜欢


   第一眼看到他家,他的惊讶不可名状。花草树木,飞鸟鱼虫。他恍然间以为自己变成了南柯一梦故事里的主角。身后低沉又温柔的声音换回了他沉溺于惊叹中的思绪。

 “欢迎来到我家。”


 ‘家,多美丽的一个字眼。’


 “打扰了。”

   突然,一只鹦鹉掠过他停在了他的肩上。

“抱歉,没吓到你吧,这是我养的鹦鹉。”

“没事儿,没事儿。”

   他确实有被小小的吓到,他选择在心里偷偷地安慰自己。

“你家...还真是别具一格啊。”

“这是在夸奖我吗?”他揶揄道。

“当然是啊!”

   看着他因急于证明自己所言非虚的而有些泛红的双颊,他感叹原来一个历经岁月洗礼的人也能保持着孩子般的纯真。

“对了,你说的‘有意思的指令’是什么?”

“那个不急,你先过来坐。”他用手拍了拍自己身边的位置。

   他走过去,坐在了他的身边,他觉得自己又出现了幻听。

   砰砰,砰砰。


   他看着他的眼睛,决定说一些自己从未向他人袒露过得东西。

“我这儿,是不是挺奇怪的?”

“唉?”

“你看,竟是些动物植物的,一般没有谁家会这么装修吧。”

“啊,确实挺与众不同的。”

“小时候,好多住在一个院儿里的孩子还有幼儿园的孩子都叫我怪物,说实话,我挺不明白为什么的,现在也不太明白。”他笑道。

   他有些心疼,他不知道他为什么会提起这个,但是他感到雾在消散,有什么东西在渐渐变得清晰。

“后来被他们说多了,我自己也觉得自己是挺奇怪的。”他不再看他,将视线移到了他身后一珠即将盛开的花朵上。“我不喜欢跟人说话,我发现很时候他们都不太喜欢我说的话。有一次数学课,我说数字1甜甜的,2的味道有点儿酸。全班哄堂大笑,老师也说我说好好回答问题,不要调皮捣蛋。我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要嘲笑我,我说的都是我感觉到的,我不喜欢哗众取宠。”他将视线收了回来,再次放回到他的身上。

“大一点儿之后,我总能看出我同学说的谎话,那时候,老是被老师家长套话,”他笑着说道,“愿意跟我一起玩儿的人就越来越少,现在想想自己还真是傻。”

“再后来,我知道了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有些谎言无伤大雅,有的事情不必认真。不过,不知道是不是养成了习惯,我还是不太喜欢和人交流,我更喜欢动物和植物还有那些看似没有生命的东西,啊,当然我也喜欢不谙世事的孩子。跟他们在一起的时候我会很放松。你不用费力去猜他们想说什么,他们会把一切都原原本本地告诉你。我从他们身上学到了很多东西。”

“所以说,我确实挺怪的。”他自嘲道,“我能半天盯着一只虫子发呆;我会突然不想说话,陷入自我世界里;我还有可能会说一些不留情面的话,也许会让人很尴尬。”

   他突然明白,他在将最真实的自己毫无保留地展现在他的面前。他体会到前所未有的兴奋,他的细胞都因为之前所听到的每一个字而激动颤栗。

“对了,我还有可能说一个数学公式的味道很像山楂锅盔。”他调侃道,然后得到了一声意料之中的回敬,“那你不是幸福死了,是不是看几个数学公式就连饭都省了?”

   他笑了笑正色道:“所以,我这么古怪,你还愿意继续和我一起完成那本儿《葡萄柚》上的指令么?”

   兴奋之情骤然从他身体里褪去,他的瞳孔聚焦于对方,他的余光里是对方建造的一座天堂,他感到内心平和而安详。他听懂了对方想要表达的情谊,他知道自己无须再小心翼翼地与他对话。

“当然啊,为啥不愿意呢?而且,我怎么觉得你说这么多都是在变相赞美自己?”

   他终于知道了那股无形中吸引的力量到底是什么,他喜欢他,不,或许是爱他。他爱他本身,最爱的是他身上那些“奇奇怪怪”的东西。

   雾,散了。


(TBC?)


----------------------------------------------------------------------------

这里的“雾”,对应之前的那句:

“他有些迷茫,但也没有费力去思考那看不清的到底是什么东西。他相信如果有些事情终会求而不得,那么也一定有些暂不可解的谜会随时间而自然而然变得清晰,无需刻意探寻。”


觉得数字有味道那里是心理学上的联觉现象。据说有的人会觉得巴赫的音乐很甜~(这里的私设真的是很严重了,笑哭。)


单引号内仍然心理活动,为了好区分,加粗了。


真觉得即使硬着头皮也要编不下去了。。。 .°(ಗдಗ。)°. 

关于一首歌儿的脑洞 2

首先,万分感谢gn们的点赞和评论,每一句话,每一颗红心都是莫大的鼓励!鞠躬!


【仍旧手动高亮预警几点】

1. 糟糠文

2. 现实向,但是还是有很多私设。

3. 尽量不OOC,但是能力实在有限,无法避免OOC。

4. 脑洞源自一首歌儿(目前为止与歌词还没找着边儿。。。觉得自己是个棒槌。)。

5. 这篇文全文没有出现两位的名字,都是用的“他”字代替,所以导人称会很混乱,先道歉!这不是我的啥癖好,而是我每次一想到用真人的名字写同人文就会很有迷之罪恶感。如果有人看,如果还会有后续,如果有人觉得还是写出二位名字比较好,我就先写“他”,然后在改名字(笑哭)。

6.最后,谢谢您赏脸一看。


正文


 

葡萄柚


   互相添加微信似乎是件顺理成章的事情,出于礼貌,也出于一点儿小小的私心。节目上,他两次出乎所有人意料地主动提出帮助,他认为自己应该做点儿什么来感谢对方,可好像又不只是想表达谢意。他有些迷茫,但也没有费力去思考那看不清的到底是什么东西。他相信如果有些事情终会求而不得,那么也一定有些暂不可解的谜会随时间而自然而然变得清晰,无需刻意探寻。他信佛,信缘,有时也会固执地相信一些玄而又玄的东西。


   他想感谢他,一时却又拿捏不准如何才能做的恰到好处—既不失诚心,又不会太过小题大做。其实节目录制结束的那天,他就当场表达了感谢。他很清楚,这样于彼此来说已算是“恰到好处”了,至多发条微信再次致谢,这次小小的插曲也该迎来了它的结局。然而,他总感到有一种无形的力量吸引着他,让他想向着有他的方向前行。他觉得,也许他就是自己在节目上说的希望遇到的很有个性的人,于情于理,他想更走近他这种想法都非无理可循。


    他拿出手机,点开同他的聊天界面,犹豫片刻打下了几个字:

   “前几日的节目,非常感谢您的帮助。如果之后有什么需要我的地方,千万不要客气。”


   发送之后,他忽然就有些懊恼。他不想说这些冠冕堂皇的话,却又只能如此的冠冕堂皇。


   没有期待对方会秒回,他甚至不能确定对方会不会有所回复。不,他会的,他知道他是一个礼仪周正的人,他不相信的是自己。他把手机调到了最大音量,但仍然出现了神经质的幻听。他有些鄙视自己,于是决定画一幅画缓解一下那缕不受控制的,略微焦躁的思绪。他毫无目的地在纸上涂涂画画,却也渐渐入了佳境,黄昏时,一片墨色的森林跃然纸上,心境已是无法言喻的平静。


   走出书房,他想起了被自己强制性冷落在一旁的手机。输入解锁密码的那几秒,他觉得自己又出现了幻听,否则怎么会听到自己的心跳呢?砰砰,砰砰。

    

   13:10

“您太客气了,以后有什么需要您帮助的地方,一定会来麻烦您。”

   16:14

“那天能有机会给您建议,我真的很高兴。这句不是客气。”


  两条信息间隔了几个小时。他再次体会到了莫名的欢愉之情。


“如果可以,我能不能送您一个东西?”


“您千万不要多想,我不是要用这个当作谢礼,只是觉得它挺有趣。”


   他内心忐忑。这很唐突,他怕对方觉得自己是个死板过头甚至有些大题小作的人。待他感到后悔时,信息却已经过了可以撤回的时限。眉头微蹙,他不喜欢这个被情感战胜了理智的自己。


   屋子里很安静。滴答,滴答,砰,砰。没有新进消息的声音。


   “抱歉,是我唐突了。之前的事儿,还是谢谢您。”


   他放下手机,突然就觉得有些委屈,他不清楚造成这股委屈的源头是在对方还是在自己,但是他没有讨厌对方,他有点儿厌恶自己。


   手机悦耳的提示音片刻后打破了满屋的压抑。


 “好啊,我很期待。那不如一起吃个晚饭?”

 

   抵达约定的地点,于人群中一眼便望到了他,淡黄色的灯光洒落在他身上,使他整个人都柔和的不像话。


  ‘ 怎么会有人说他高冷呢?我之前怎么会一直相信别人说他高冷呢?


      他拿着他的《葡萄柚》走向他,满心欢喜。


(TBC?)


----------------------------------------------------------------------------

之所以看到两条消息间隔几个小时使人感到愉快,是因为看出了对方不想结束对话的想法,故几经犹豫之后又继续话题。毕竟说了第一句其实不用再说第二句了。不知道自己写的能不能表达出这个意思,所以多此一举地解释一下。笑哭。


最后单引号中的内容是心理活动。  


文中提到的《葡萄柚》为小野洋子所著,我自己觉得很有意思的一本儿书,二位是否会觉得有趣,就非我等俗人能猜的了。不过不管,反正这是平行世界,我的平行世界我做主(笑哭)!


本来就不会写文,人物对话就更不会写,觉得自己设想的他们的对话都很OOC,不仅OOC还有点儿矫情,自己写完的东西自己不想看系列。。。真哭。。。



关于一首歌儿的脑洞

【废话】

1. 粮太少,吃不饱,只好自己来产粮。虽然不好吃,糟糠也比没有好?

2. 之前站的几乎没有站过北极圈儿CP,不需要自己产粮,所以第一次产粮,毫无质量情有可原?

3. 虽然是现实向,但是还是有很多私设。

4. 尽量不OOC,但是能力实在有限,无法避免OOC。

5. 因为自己实在没有脑洞,这是根据一首歌儿写的,如果有人能猜出是哪首,简直万分荣幸?

6. 其实,写这文不是因为觉得自己有能力写文,而是因为我不会视频剪辑......

7. 这一点很重要!这篇文全文没有出现两位的名字,都是用的“他”字代替,所以导人称会很混乱,先道歉!这不是我的啥癖好,而是我每次一想到用三次元的名字写同人文就会有迷之罪恶感。如果有人看,如果还会有2,如果有人觉得还是写出二位名字比较好,我就先写“他”,然后在改名字(笑哭)。

8. 题目实在没有想好(笑哭),毕竟没什么主题,全是废话。

9. 其实我最大的目的是希望有gn可以用这首歌剪辑视频!

10. 最后,谢谢您赏脸一看。

 

一个神奇的人


   第一次见到他时,他忍不住感叹:这世上,竟然有如此神奇的人。


   白夜之后,他成为了一个担流量的演员。忙着接受采访,忙着接新剧,忙着上综艺。他本不太喜欢综艺节目,真假参半又千篇一律。但他的通透,让他选择更现实地生活。他接受了那次邀请,认真地想要完成好那场综艺。他按照设定好的情节走场,按照写好的台本儿进行开场的互动。一切都按部就班地进行,照例提到那部使他变红的剧集。他听着主持人在说,思绪却有些飘散。他从心底感谢那些爱着他片子的观众,感谢那些帮他宣传的节目,但也从心底有一丝小小的抵触。他怕自己就这么被定型,却也知道这是成功需要付出的代价。他突然觉得人真是种很贱的生物。他认真与主持人做着互动,然后他听到他说“不过你的片子我也没看过。”他的第一反应不是惊讶于这句没在台本儿上,而是感受到了一丝莫名的喜悦。他不知道他到底有没有看过,他不在乎他有没有看过,他只觉得一直紧紧环绕在周身的那堵闪耀着光芒的墙瞬间裂了一道缝,他仿佛嗅到了一丝清风,又佛听到了一声清脆的鸟鸣。录制之前,他大概了解了一下会与他产生交集的人员,对方似乎是个高冷男神,他知道这只是句玩笑,他喜欢这句玩笑,所以他忽略了对方高冷与否,也回了一句台本儿上没有的话:我就知道。

 

一个有趣的人


   大学之前,他是一个与众不同的存在。早慧,不符年龄的成熟,惊人的观察力。人们总喜欢排除“异己”,他一直是那个最明显的“异己”。幼儿园时,因为他无心说出了偷吃糖果的孩子王的名字,遭到了整个班里小朋友的孤立;小学时,因为不肯帮邻座的同学考试作弊,成为了众人口中的小气又不仗义的“大天才”。他开始沉默,开始画除了人类之外的世间万物,开始与动物交流,开始在自己的内心里构建一片只属于自己的热带雨林。那里有数不清的树木,有叫不出名字的动物。白日有艳阳,夜间有繁星。那里有他的真心。


  大学之后,他遇到了很多与他相似的“与众不同”。他学着与他们交流,学着同他们分享。大多时候他仍旧喜欢沉默,没有人能够真正读懂他,但大家都喜欢这个高冷却不高傲的同学。他学会了大多数人的生活方式,他活在自己的热带雨林里,也活在现实里。他有过一位的贤良淑德的妻子,有一个聪慧可爱的女儿。他觉得他拥有了世人所歆羡的幸福,但妻子却因为觉得他像一个太过难猜的谜而选择离他而去。他并不很难过,只是有些失落,他以为在不久的将来,他的热带雨林会迎来除了他之外的第一个人。他想,没关系,没关系,我会等着女儿长大。


  会参加一档综艺节目,是他无论如何也未曾预想过的。会因为这档节目而在人群中小有名气,更是远远超出了他的预计。他不喜欢出名,他只喜欢平淡,但他又是喜欢这档节目的,所以一直都在参与。在这里,偶尔能遇到一些有趣的人,他喜欢有趣的人。


  第一眼看到他,他便知道他一定很有趣。安静甚至有些拘谨地站在那里,明明不像一名演员,却作为一名演员而受到了那么多人的喜爱。本来高冷的他,不明原因的就想要逗逗这个看着有些懵懂的人。


“不过你的片子我也没看过。”


“我就知道。”

   他没想到,这个扮演人们口中“神探关队长”的人,说起话来语气竟然有些像还未长大的孩童。他看到他脸上的笑容,他也听到他话语里的笑意。


(TBC?)